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教育 >

【聚焦三星堆】拔地通天的青铜神树‖李淮

发布日期:2022-03-05 22:41   来源:未知   阅读: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本文载《巴蜀史志》2021年第5期“聚焦三星堆”专刊拔地通天的青铜神树

  让人浮想联翩。如果说“建木”“扶桑”“若木”“社树”“三珠树”都是树,那树的名字是不是有些古怪。《山海经》里记载:昆仑山上有不死之树,人若食之,可以长生不老。遥想当年,一统中国的秦始皇,多么威风凛凛、霸气英雄,老是想永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腰、长享人间快活事,曾派童男童女去山东蓬莱阁寻访长生不老之术。如果知道昆仑山上有不死之树,何必劳心费力,让徐福漂洋过海去寻找,只落得个人财两空、杳无音信。

  4800多年前,四川德阳广汉,古蜀儿女在这里生活。从三星堆遗址里,可以看到当年蜀王国高度发达的青铜文化,见证这里是早期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广汉三星堆博物馆里展示近半个世纪以来出土的三星堆文明遗迹,2021年元旦后,广汉6个祭祀坑又连续出土近2000件重要文物。最欣赏的不是那些金、铜、玉、石、陶、象牙,不是大立人、大鸟头像、纵目面具、青铜兽像、金面罩、虎形金箔饰品、商代陶盉、玉琮玉璋……是什么呢?是三星堆的树。

  三星堆一共出土8棵青铜神树,三星堆博物馆展出的有3棵。在馆里看见这棵3.96米高的青铜神树时,觉得无论是远古神话,还是树名稀奇,都不及看见这棵树时心灵的震撼;因为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大青铜祭器,拔地通天,是古蜀人幻想成仙的登天之梯。1986年三星堆遗址2号祭祀坑出土的2号青铜神树(图片来源:三星堆博物馆官网)

  青铜神树立于山型基座上,主干3层,每层向三方伸出3根树枝。有学者说是蕴含着三层九重天的意思。神树当年出土时,人们说这棵树有些残缺,揣测是缺了1只鸟,不缺的理由是每天有1只太阳鸟要到天空中值班,那树上正好有9只鸟。9根树枝叶肥枝茂,末端结着9个圆的柿子状果实;每个果实上面站立1只神采飞扬的小鸟,小鸟的眼睛、喙、羽毛、脚趾雕刻精细,仿佛一眨眼光景,羽翼扇动,它就会凌空飞翔。空缺的一方则有1条龙沿树干拖延而下,方形龙头(状若马面)在下,龙尾在上,龙身上挂着牙璋,龙爪呈人手形状按在树上。神树雕刻大气威武、排列对称、线条简洁、小处精致,既有雕塑之厚重感觉,又有生命律动的轻盈活泼。凡是看过神树的人,都会惊叹:我们的先祖,在几千年前,就有这样高明的铸造技术,就有这样的优雅审美造诣,真是了不起的奇迹!

  《山海经》中的“建木”,上有青叶、紫茎、玄华、黄实,还有九枝回曲,下有九根盘错,树上有龙蛇,有树冠和树缨,果实也是圆的。《山海经》第九卷“海外东经”说黑齿国北边的汤谷中生长着一棵高大的扶桑树,下半截在水中,树枝则伸出水面之上,有被称为“金乌”的10只太阳鸟住在扶桑树上,9个太阳住在下面的树枝上,沐浴在水中,1个太阳挂在上面的树枝上,正准备出去照亮大地。如果三星堆的这棵神树是“建木”或“扶桑”出土,那远古的神话就有了现实版本。

  神树上有着古蜀国的历史:龙、果实、枝干、小鸟,传递出巫术、咒语等意象。几千年前的鸭子河畔,绿荫满地,花艳果香,稻米流脂,灵鸟飞翔,神树笔直挺立。古蜀人曾将这桃花源般的地方称之为“都广之野”,认为它处于天地的中央。天府之国最初的文明,就在这土地上生根开花发芽。

  世界各地都存在对“树”顶礼膜拜的现象。古印度有“宇宙树”“太阳树”;古埃及有“天树”“神树”“幸福树”;北欧有“伊德拉西尔”的宇宙树……2017年5月,我到埃及旅游,在开罗一家漂亮的纸莎草商店,导游兴致勃勃推荐了用埃及国宝纸莎草画的一棵“幸福树”。团友听了导游的介绍和解说,对彰显埃及古文明的幸福树有了兴趣,马上出手买下。

  这棵树,在纸莎草上站立,生机盎然,枝繁叶绿,上面有5只小鸟分别站在不同的树枝上,画面简洁,线条明快。团友回国后专门去裱好,拍了照片发给我们欣赏,很有些得意洋洋。三星堆博物馆里提到古埃及文明有与三星堆文明貌似相同的祭器,但没有相同的树。三星堆的神树比埃及的“幸福树”漂亮和精致,因此,月亮并不是外国的圆。人家有幸福树,我们中华民族有神树,还多了4只鸟站在树上面,细节和造型更加栩栩如生、活泼可爱。

  展馆里有一棵1990年出土的“摇钱树”,通高3.96米,分7层,树顶铸朱雀,以下为西王母、羽人方士,再下4层有枝叶饰件,上铸铜钱、龙、鹿、仙人骑象及神兽等图像。我国汉代四川地区就流行一种带座铜树的随葬阴器,多表现昆仑山西王母的神话传说,因其树身挂满铜钱,俗称“摇钱树”。这棵树应是当年西王母的摇钱树,它在广汉现身,是不是有什么特定的意义?

  1980年6月18日傍晚,广汉县向阳人民公社管委会主任(公社社长)钟太银,留在办公室没有回家,周围的空气静悄悄的,似乎可以听见他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他从门后取出一块木牌,“广汉县向阳乡人民政府”乌黑大字耀人眼目。这是他亲手制作的“作品”:刨木、打磨、勾字、填漆,花去多少个夜晚?他抱着这块浸满心血又饱含期待的牌子,走向广汉县向阳人民公社大门。

  从当年留下的照片看到,钟太银亲手摘下“广汉县向阳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牌子,另一人把“广汉县向阳乡人民政府”牌子举着要递给他挂上去。他们身后,有公社党委书记叶文志。他们敢为人先,第一个在全国取消人民公社,率先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恢复乡镇建制,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乡”。

  1976年冬,广汉县西高公社五大队二队队长莫诗富,召集队委和社员仓房开会,桌前抓阄,把农田、耕牛、器具分到作业组,包产到户,分组作业。1977年,广汉县金鱼公社凉水村九队悄悄把生产队的“田埂”分了,社员有田埂经营权,收成归自己。这些都是向阳公社摘牌挂牌的先机与契机。广汉作家陈立基写道,广汉县委书记常光南骑车下乡,“西高公社黄田坝的庄稼让他眼前一亮,整整齐齐的田埂上,两排黄豆已经结荚,田里青葱碧绿,水稻、玉米都比一路看到的茂盛得多”。

  1981年,广汉县各人民公社先后摘掉人民公社牌子,成立乡人民政府,“向阳之花”从四川开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祖国大地。1982年,全国人大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进行修改,改变农村人民公社的政社合一体制,设立乡政权。

  1979年,向阳公社连一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绝大多数人居住在草房里,全公社63个生产队中有三分之一吃粮靠返销,用钱靠借贷,温饱问题长年不能解决。有戏言称,“向阳场不赶(敢)”“有女不嫁向阳郎”。向阳的农民是古蜀国后裔,他们对“摇钱树”的向往不是一天两天,穷则思变,必须改弦更张。他们冒着巨大风险,顶着如山压力,做出史无前例的举动,摘了人民公社牌子,把土地承包到户,解放生产力,自己挣钱自己花,自己摇钱自己用,他们成了全国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物。

  今天,向阳镇大街小巷面貌一新。广汉向阳改革当先,取得丰硕成果,带给人们实惠和富裕,难道不是“摇钱树”带来的致富密码?钟太银、叶文志、莫诗富等人,都具备远古先民敢于天下先的遗传基因。

  第三棵神树,与前面两棵相比较,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树身短了,不及那棵最大的通天神树,高约1米左右。树上亦有鸟和果实。与前面两棵神树不一样的是,这棵神树的顶端,3个方向,每个方向有1个人,他们似乎在祈祷,又好像在跪拜。三星堆1号青铜神树(图片来源:三星堆博物馆官网)

  人类生长的地方,都有树木。远古时候,用树叶遮体,保暖或美观;后来,用树枝、木棍驱赶野兽,树木防身作用显而易见;再就是用树木搭建房屋,给人类以家园;人们钻木取火,从吃生的食物到吃熟食,人类由猿到人的进化都与树息息相关。

  现代社会,树木保持水土、固化山坡,树把得住土、留得住水;没有树,水会干,再巍峨的大山也会坍塌。树在夜里吸收二氧化碳,清晨呼出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氧气,树给人类造了大福。十年树木,百年成才,上佑天地祖宗,下庇升斗小民;花鸟虫鱼世间万物,得以休养生息,繁衍代代。

  树对人类的生存非常重要。广袤沙漠,无边无涯,没有树的生长,也就没有人类活动的印迹。青山绿水森林覆盖比得过金山银山,古蜀人对树的认识明确清晰,他们知道树与人类相依相存的鱼水关系,所以才铸造了青铜神树。与其说他们崇拜神树,借神树与天地沟通,毋宁说他们是对树与自己密不可分的关系领悟较深而对树神化和拜祭。

  人们认识到树的重要和神圣。神树是被物化的东西,被叫做“器”,这“器”“在天成像,在地成形”,并附着在“器”上,神树就有了神韵、神情、神气……

  重大活动或祭祀日,是蚕丛,还是柏灌,抑或是鱼凫,沐浴更衣,人群聚会,他们神色庄重,聚在神树前面。神树上3个人儿,是祭祀中的人。他们按照一定规矩与仪式,手舞足蹈,跪地拜乞,或默默虔诚祈祷,或念念有词,正在神树下面做一场法事,求雨祈风,祈福颂安,请求神护佑国泰民强。神树们“沉睡数千年,一笑惊天下”,占卜祈福,为人类的平安发展,祷告着。

  碧波荡漾的旌湖岸边,走来《当莎士比亚遇上三星堆》的独幕话剧。这是广汉人“知语读书会”自编自导自演的剧目。400年前的文艺复兴才子,与4000年前的三星堆鱼凫国女王来了一次对话。剧目开始的场景,就是鱼凫国女王正在进行祭祀,他们在祈求上天的神灵给予启迪,因岷江水滚滚而来,鸭子河畔的子民们有灭顶之灾。

  “生存还是毁灭”贯穿整个世界文明发展的历史,是鱼凫王国的大问题,也是人类数千年都存在的大问题。莎士比亚与鱼凫国王在虚拟空间的冲突对话,找到共同语言;鱼凫家族通过青铜神树与祭司的指引,寻求生存的道路。“毁灭,生存,再毁灭,再生存”,就是天地人三者的和谐共存,就是人类与自然的天人合一。

  青铜神树,有多种说法与解释。有“十日神话”说,因为最大那棵神树上面有9只太阳鸟,还有1只在天上值班;有“天梯”说,是古蜀儿女借神树做天梯,把自己没办法解决的事情,上达天庭,让天上的圣贤、神仙来倾听下界的声音,是天地人合一的辅助工具;有说是用来测日影的坐标,古代没有钟表来计算时间,也可能用太阳照在神树上的影子长短,来确定一天中的时辰。

  “树”的崇拜是世界各国共通的文化现象。作为文化象征符号,主要有“宇宙树”和“生命树”两类。“宇宙树”以物质形式表达古人对宇宙、天象的认识,“生命树”反映古人的吉祥观念并张扬其生命意识,但二者界限不是很明显,在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中关系很密切。三星堆神树上以神鸟代替金乌,摇钱树以朱雀喻日神,光明象征意义明显。摇钱树铸“钱”,“钱”的纹理多有光芒,初始意义都在表现太阳,树座以“昆仑”“灵山”“玉山”喻诸神山之义。神树和摇钱树的图像构成方式,均在神木、神山相结合而达天地不绝、人神相通之旨意。三星堆神树反映古蜀先民对太阳的崇拜,是精神与智慧的象征,也是独一无二的旷世神树。三星堆青铜神树枝头花蕾及立鸟(三星堆博物馆供图)

  神树连接人和神的关系,是人通向神的世界的“天梯”。远古时期,人们对很多不能解释的事情和现象,通过神树这样的图腾,向上天、向造物主求教求助,当是三星堆神树的主题思想。

  青铜神树,顶天立地的树,充满灵性的树,可亲可近的树。那枝、那叶、那果、那鸟、那龙、那人,穿越千年,扎根泥土;那梦幻的景象、美好的画面、历史的印迹,给我无边遐想。我对它们,有一份敬畏、一种膜拜、一样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