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技能教学 >

《警察荣誉》导演丁黑:张若昀很专业 白鹿压力大失眠

发布日期:2022-06-21 11:32   来源:未知   阅读:

  (文/伏蓉)在《玉观音》播出19年之后,丁黑再拍警察题材,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跌宕起伏、生死考验,而是充满了人间烟火和生活百态。新作《警察荣誉》将镜头对准了最平凡而辛苦的基层民警们,其刻画的真实性让真正的警察都给出了认可。

  接受网易娱乐专访时,导演丁黑表示,《警察荣誉》的烟火气主要归功于编剧赵东苓的剧本。“赵东苓老师特别敏锐,还有洞察力,面对基层民警所面对的现实中的矛盾,尤其是在进程中,对和错、黑和白、触犯法律和没触犯法律,都是在界上,而这样一群人都在以最大的善意对辖区每一个个体,希望大家能够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安详的,大家能够彼此理解,彼此沟通的环境里,能够正常的生活,这是编剧给予了一个最大的主题方向。”

  除了编剧以外,整个创作团队都是丁黑极其信任和熟悉的。而演员上,更是集合了王景春、宁理、李成儒、许娣等浑身是戏的老戏骨,主演张若昀白鹿以及其他年轻演员们虽然拍生活戏经验较少,但也踏踏实实地在八里河派出所度过了几个月的民警时光。正是这样一群人,一个团队,共同造就了《警察荣誉》的独特的烟火生活气。

  据猫眼专业版统计,《警察荣誉》在爱奇艺上线;在央视八套开播当日收视率破1.1,截至6日次黄同时段连续9天收视第一 ;豆瓣开分7.7,目前已涨至8.1分,网友们盛赞最多的就是“烟火气”、“接地气”。

  为了让观众们能够进入到平陵市八里河派出所和其周边辖区环境当中去,剧组用两个月的时间在棚内搭建了派出所主体建筑及周边街道商铺。

  丁黑用“又丰富又具体又繁杂”来形容场景的构建。从大的方面来看,整条街道要类型多样,派出所、居住楼、商铺、道路、绿植、其他基础设施等一应俱全。在丁黑看来,跟建一个真正的派出所也没有什么差别,基本所有建筑结构上都是钢筋水泥的。

  而从细节上来看,所有店铺当中的陈设、餐馆的后厨、从水泥路到人行道相互关联,从电线杆子上的电线关联的照明,全都是真实环境的再现。

  而派出所本身的构建就更细致了,“像我们现在可能还没看到未来的户籍大厅,从进门的叫号到各种设施、便民喝水的、休息的、看电视的(设施),柜台上的所有的办公设施全是可用的。假如说要是跟公安内网关联上,就完全可以办公。”据丁黑介绍,剧中全都是按照真实派出所的配置来设计的,包括人员的编制应该是多少,面积应该多大,甚至厕所也都有上下水。“不仅拍戏,甚至在里头生活都是没有问题的。”丁黑说道。

  如何在棚里营造如真实环境一般的生活气息,丁黑和团队也绞尽了脑汁。因为棚里没有真正的土,但是还得让绿植都显得特别茂盛,剧组为此特地安排专门的人来培护绿植们,尤其是派出所操场里的那棵大树,几个月的拍摄时间内,大树巨大的根部怎么让它一直存活,也是工作人员每天最上心的问题。

  最为观众所津津乐道的一开场的长镜头,丁黑表示,是精心设计和团队配合共同实现的。这个长镜头一共拍了三条过的,但是在此之前,所有人演练了有两个小时,走了五六遍,确保各个环节都衔接得当。

  “一开篇得让大家了解一个派出所坐落在一个什么环境下,热气腾腾的、生活质感极强的一个市民阶层日常的形态,这个环境里头大家的日常都是什么样的?有送菜的,有倒垃圾的,有送孩子上学的了,有上班的,这里头车辆的配合、自行车的配合、人流的配合、道具的配合、演员群演走位的配合,跟机器的配合,我相信大家肯定也感受到了。”丁黑透露,这是一个一镜到底的真正的长镜头,只有两处因为现场条件情况进行了特效衔接。一处是从航拍到进入摄影棚,这个衔接点也得事先想好,设计在场景的位置上和实景的位置上,找到合理转换的点;另一个是摄影机从楼底下升起来进入到王守一的办公室里,那个窗户机器进不去,只能把窗框拿下来,拍完再把窗框合上,这个衔接也用到了特效的帮助。

  因为是棚内拍摄,无法跟实景的自然光一样,但经验丰富的摄影团队还是人为地制造出了摄影机在不同环境移动过程中光线的变化。“我们开篇是个早上,还得方位都特别正,都得从东边来,内外景的变化带来的光线的变化是我觉得班子特别牛特别专业的地方。”丁黑夸赞道。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部剧里除了开场以外,还存在大量的长镜头,这在电视剧拍摄当中其实比较少见。谈及此,丁黑表示,还是因为觉得这种拍摄方式比较适合这部剧。“因为群像还能够让戏不散相互能够关联,然后空间又不被破坏,这种方式从我自身来讲,我觉得是比较好的。”

  但长镜头也意味着拍摄要求更高,需要人员和机器,各部门的绝对娴熟配合,对于追求效率的电视剧组,无形中也是增加了“麻烦”。丁黑笑称:“反正是拍戏肯定就是麻烦,我老说拍戏就是没没事找事,几个人本来啥也没有,拿几张纸,然后就开始发找事,弄出一个本来,再把它立起来,在立的过程中就是解决各种问题,把所有的问题解决完了,戏就拍完了。”

  而《警察荣誉》还有一大“难”在于大量的群众戏。很多时候一场戏就要调度几十甚至上百名群众演员、特约演员。丁黑说,“难肯定是难,难就难在很多细节,包括群演还得有身份感,要尽量让他们看不出来是在演戏,而是像在生活。当然肯定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大家都挺努力的。”

  《警察荣誉》的群像塑造也是非常成功的,除了张若昀、白鹿两位主演外,徐开骋、曹璐饰演的新人警员、王景春饰演的八里河派出所所长、宁理、赵阳、李晓川等饰演的派出所民警……只要叫得出名字的角色,各个都性格鲜明,让人印象深刻。

  丁黑觉得,有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剧本好,“剧本足以让大家觉得投入是值得的。”

  “尤其赵老师写的这些警察个个都特别生动,他都是人,不能用好人坏人来说,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且在基层面对各种问题其实是无解的,但是剧中每一个警察,每一个人都试图能够做点什么,让生活更好,人与人关系更和谐。”

  丁黑说,大家因为好剧本而聚拢在了一起,四个月的拍摄时间,主演们没有一个串戏的。从围读剧本、体验生活到真正拍摄,那段时间大家感觉都是生活在一起的,没事就都在聊戏。

  “我觉得因为这两年整个影视圈的变化,大家整体态度上也踏实下来了,就是拍好戏。”丁黑表示,为了营造一个八里河派出所的整体风貌,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只要是在公共办公场所下,需要到场的演员,不管你这场戏是主角还是配角,还是群演全到位。“写谁的戏的时候后边都是流动的,从所长到每一个警员,每一个人都是带着自己的身份来进入在这个环境里的。”

  剧中的四位年轻演员张若昀、白鹿、徐开骋、曹璐,之前拍生活剧经验较少,谈及为何选择他们,丁黑表示:“其实偶像是一种市场定位或者是市场营销定位,最初确定他们来的时候,这四个也都是反复交流了。我是觉得他们作为好演员都具有这种塑造人物的能力,业务都是没有问题,只是之前的各种因素可能个人发展、市场定位觉得好像是偶像,但其实他们都具备非常强的创作能力,人也都特别好,也特别谦逊。”

  主演张若昀,在丁黑看来就属于“人好戏好,啥毛病没有”,“到现场就是全身心地创作,有自己想法也提,但是想法在总体上需要服从整体调度的时候也都积极配合,也都不断地在理解。”

  而女主角白鹿此前以古装剧、偶像剧居多,《警察荣誉》是她首次出演生活剧,又面对这么多经验丰富的对手演员,会有压力。

  丁黑说,白鹿对他讲那段时间她因为压力大失眠了,“但是我觉得好就好在到了现场(她心里的)全部杂念排除,给予镜头,给予摄影机,给予人物。”

  《警察荣誉》开拍一个多月的时候,演员徐开骋也出了点意外情况,不小心脚筋断了,不能行走。好在一开始他大量的外景戏已经拍完了,所以后来拍内景的时候剧组想了各种各样的方法,靠镜头的变化来带动他出现,丁黑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徐开骋很敬业,“他有一条腿因为不能动都萎缩了,但都很坚持、很拼。”

  近年来,丁黑也合作了不少人气很高的偶像演员,谈到与年轻一代演员们的合作,丁黑表示:“在这个行当里我肯定也听到了一些各种各样的说法,我觉得完全是在个人的素质和能力,我碰到的都挺棒的。像之前的朱一龙,我几乎可以说是完人,就是啥毛病都没有,真的非常好,当然我能观察到的和现场之外、生活中其实更多的可能也都是围绕着创作而进行交流的。”

  《警察荣誉》已经播出过半,作为导演,丁黑觉得一个项目从最开始的创作阶段、到真正的拍摄、顺利完成、播出上线……都不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实现的,需要多方的支持和配合。他非常希望中国影视业能有一个良性的、符合规律的发展。在丁黑看来,每个项目都不可预见结局,“创作之所以让我始终保持兴奋热情,也如履薄冰,就在于你永远要学习,你永远需要绞尽脑汁去想,而且常常是你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结果未必是希望的。当然这不是说拍的不好希望观众原谅,拍的不好那就是能力问题。一个故事一个题材,能不能找着共鸣性共情性,跟当下观众的内在精神需求、潜在需求能不能够一致?这个都既有一定的运气和命,也有创作者的眼界、决心和能力(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