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实用文档 >

陜北:黃河畔的“綠肥黃瘦”

发布日期:2022-06-21 11:33   来源:未知   阅读: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站在陜西省榆林市府谷縣墻頭村,看著黃河之水滾滾而來,一路向南,在陜西境內奔騰719公里後,于渭南市潼關縣浩然出陜。“黃河鬥水,泥居其七。”黃土高原曾是我國乃至世界水土流失最嚴重、生態環境最脆弱的地區。而今,經過幾代人的不懈努力,黃河流域的主色調早已由“黃”變“綠”,陜北黃河流域生態環境實現了從“整體惡化、局部好轉”到“整體好轉、局部良性迴圈”的巨大轉變。

  草長鶯飛四月間,記者沿著榆林市榆溪河漫步,只見榆溪河水緩緩流動,清澈見底,岸邊林草綿延,風景如畫,跑步鍛鍊的市民隨處可見。

  自北向南,從榆林市區中部穿城而過的榆溪河,是黃河一級支流無定河的支流,被稱為榆林的母親河之一。

  “過去的榆溪河污水隨意排放、垃圾成堆,如今真是發生了大變化!”在榆溪河畔散步的市民感慨。

  近年來,榆林市以控源截污為抓手,通過治理污水直排口20個、實施全線綠化等措施,全力消除黑臭水體,使榆溪河水質得到全面改善。如今的榆溪河兩岸,早已變成了集城市休閒、生態景觀、健身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性生態長廊。

  在榆林市環境監測總站,可以看到黃河流域榆林段22個斷面及75個排口“枯、豐、平”水期的監測數據。2021年,榆林市16個國考斷面整體水質改善了33.8%,改善幅度居全國第二,創歷史最好水準。

  近日,記者登上榆林市佳縣山頂,連片的經濟林和生態林枝繁葉茂、鬱鬱蔥蔥。“通過穩步推進黃河粗泥沙集中來源區攔沙等生態工程,佳縣完成宜林山體治理1.5萬餘畝,治理水土流失面積352.9平方公里。”佳縣副縣長劉宏斌介紹,當前,佳縣林業局正採用人工造林、飛播造林等方式對沿黃11萬畝裸露的“天窗”區域進行集中連片植被修復,計劃到2025年,完成造林綠化面積11萬畝,建成森林鄉村66個、高標準綠色通道153公里,初步形成連續完整、結構穩定、功能完備的沿黃防護林體系。

  從榆林沿黃河而下,來到延安市宜川縣,只見黃河兩岸漫山青翠,林茂草豐,一望無際。很難相信,20多年前,這裡曾遍佈突兀的岩石、裸露的黃土和稀疏的植被。

  “可以説,黃河治理的根源在中游,中游的重點在陜西,陜西的關鍵在水土保持。”宜川縣副縣長曹紅星説。在水土保持和造林綠化方面,宜川不斷加大黃河沿岸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力度,大力推進秦晉峽谷造林綠化,有效遏制水土流失。

  通過多年持續治理,宜川森林覆蓋率由1980年的20.1%提高到2020年的59.6%,每年進入黃河的泥沙量從900萬噸降低到400萬噸,水土流失總面積由2299平方公里降至893平方公里,治理程度達61.2%,預計2025年治理程度將達到65%。

  地處陜北黃土丘陵殘垣溝壑區的延安市延川縣,是黃河中上游水土流失重點區域。為改善黃河流域水土流失,延川縣開展了小流域綜合治理、淤地壩建設、退耕還林等重點項目。

  淤地壩建設,是黃土高原地區人民在長期治理水土流失實踐中創造的一種行之有效的水土保持工程措施。淤地壩將攜帶泥沙的河水攔截,等待泥沙沉積後,把清水引入河道,沉積的泥沙逐年增多,就變成了人造小平原,被稱為壩地。壩地由小流域坡面上流失下來的表土層淤積而成,含有大量牲畜糞便、枯枝落葉等有機質,土壤肥沃,是高産穩産的基本農田。

  站在延川縣馬家灣大型淤地壩頂,可以看到壩地裏種植著大片玉米,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則栽種著退耕之後的生態林。延川縣水土保持隊隊長任宏祥介紹,該壩已經攔截泥沙650萬方,可減少黃河下游清淤費約6500萬元,在可耕種的830畝壩地裏,畝産玉米800公斤,年種植收入可達200萬元。

  淤地壩不僅從源頭上封堵了向黃河下游輸送泥沙的通道,還增加了農田面積,改善了生態環境,淤地壩也因此被群眾親切地稱為“糧囤子”“錢袋子”“聚寶盆”。

  從污水治理到植樹造林,從生態保護到富農興産,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正在由“黃中找綠”向“綠中找黃”轉變,這種“綠肥黃瘦”的景色,不僅使黃河煥發新生,也提升著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真正讓母親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